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游泳 >

关于新经济时代企业管理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发布时间: 2021-09-27

  [论文摘要]本文立足于外部社会经济环境在知识经济时代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变革的现实,认为传统企业经营管理将面临全方位的冲击和挑战,并就企业管理理念、管理模式、管理系统及组织结构等方面的转化予以分析。

  经济形态的每一次交替,终将导致人类社会的重大变革。知识经济作为继工业经济时代之后人类即将步入的一种全新经济形态,其对社会价值观念、资源配置、经济结构、分配原则乃至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同样是全面而深刻的。然而,目前理论界对这一热点问题的研究,多侧重于经济转型、产业提升以及体制构建等宏观层面,而对知识经济条件下企业管理变革微观层面的探讨,却显得较为薄弱和散乱,有必要进一步研究。

  实际上,随着外部社会经济环境在知识经济时代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变革,企业经营管理将面临全方位的冲击和挑战。无论是企业的管理理念还是其管理模式,也无论是企业的管理系统还是其组织结构,均将产生全面而深刻的变化。

  存在决定意识,理念是实践提炼与升华的结果。企业管理理念的形成和演变,归根到底取决于其所处的经济环境和管理实践的发展与变化。传统工业经济作为一种以自然资源的高度消耗为特征的资源经济,实际上是人对物质依赖的经济社会。因此,适应于此种资源经济或工业经济时代机器大工业生产的需要,无论是企业的管理理念还是其管理方式,均是以物为中心的刚性管理。即使是由被称其为“科学管理之父”泰勒所创立的“科学管理”,尽管其通过标准规范操作、设立工作定额以及差别工资制度的实施,促进了企业从早期的经验管理向科学管理转化,引发并完成了企业管理的第一次革命,但其实际上依然是以机器为中心、视人为物这一管理理念的体现。当然,随着社会历史的进步与经济的发展,此种以物为本的管理理念,正逐渐被以行为科学、企业文化等理论所主张的以人为本的现代管理理念所替代,企业管理理论与实践中的人本主义色彩日渐浓厚,人力资源对企业发展乃至社会经济增长的重要作用,也日益为人们所认识。但企业所处的资源经济的社会存在环境,长期以粗放经营为主的经济增长方式,却使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难以真正地在企业中予以普遍确立并付诸实践,这已为我国目前企业的现实所充分证实。而相形之下,知识经济作为一种以知识的生产、分配和使用为基础的全新经济形态,实际上是以创造性的人力资源为依托、以智力为支撑的经济社会.其更为强词人力资源的开发与配置,更为注重人力资本的经营与效率,更为注重劳动者主观能动性的调动与发挥。这不仅将促使企业真正实现其管理理念由刚性的以物为本向柔性的以人为本转化,而且实现此种转变,也恰恰正是知识经济的内在要求和企业兴衰成败的关键所在。

  由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迈进的过程,实质上就是人类社会以自然资源为基础的经济时代向以知识资源为基础的经济时代的发展过程,就是以知识资源的占有和配置来逐渐替代自然资源的占有和配置,实现经济持续发展的过程。因此,其不仅将引发企业管理理念的重大变革,而且将带来企业资产管理模式的重大调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传统的工业经济时代,企业的发展主要取决于其占有自然资源的多寡与优劣,资本与设备等有形资产的投入起决定性作用。货币资本和物质资本既是社会经济进步的主导资源,也是企业发展的主要依托和基础。因此,企业的资产管理必然是通过对有形资产价值的取得、使用以及收回的管理,以实现企业资产增值最大化的过程,也即采取有形资产的价值管理的管理模式。而相形之下,在以知识的生产、使用和分配为基础的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作为一种独特而又无限的战略性资源,不仅成为与物力资源和财力资源并重的企业发展的必备生产要素,而且是企业乃至社会经济发展的主导资源。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不再单纯决定于机器与设备等有形资产的投入,而是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其拥有知识资源等无形资产的多寡和利用。也就是说,在知识经济的社会中,企业的发展要从主要依赖有形资本的积累和投入,转向更为关键的无形资本的积累与更新,与此相应,其资产管理模式也将从有形资产的价值管理向无形资产的知识管理转化。可以断言,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时代,也是知识管理这一崭新的资产管理模式取代传统的价值管理模式的时代。

  自19世纪工业革命以来,传统的企业组织形式,大多建立在经济学之父斯密的“劳动分工论”和管理学鼻祖泰勒的“科学管理”的理论基础之上。此种组织形式,强调企业内部的精细分工和明确的组织界限,主张按管理幅度划分管理层次,按管理职能设置管理部门,采取自上而下、递阶控制的集权管理模式,是一种静态的、以管理职能分工组合为特征的、职能型的组织管理系统。应该承认,在传统工业经济时代的经济环境中,由于产品与技术的发展相对缓慢,生产和消费需求变化不甚明显,市场及竞争态势较为平稳等因素的影响,对企业应变能力要求不高,此种静态的企业组织形式和管理系统,尚能适应当时社会经济发展和相对平稳的经营环境,并一度在相当程度上促进了企业的发展。这从技术的角度而言,实际上也是信息技术不发达的必然结果。然而,在知识经济社会中,现代经济的复杂多变与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则要求企业组织及其管理系统具有动态化的特性,以增强企业适应多变市场环境的能力。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突破性发展,从根本上改变了企业原有组织和管理系统的信息基础,“企业再造”已成为企业经营管理的主流模式和必然趋势。这不仅要求企业针对市场环境和顾客需求的变化,对现有经营过程、业务流程予以根本的重新思考和彻底的重新设计,实施过程创新,而且要求企业充分利用先进的制造技术、信息技术和管理手段,最大限度地实现其技术上的功能集成和管理上的职能集成,并依此实现企业在速度、质量、效率和柔性等方面经营能力的强化和提高。显然.此种经济环境和企业发展的态势,不仅将导致企业传统职能型的组织结构为现代过程型的经济结构所替代,而且将促使其相应的组织管理系统由静态的职能型向动态的过程型转化。 其四,企业组织管理结构从层级的金字塔型向扁平的网络型转化。

  企业发展的历史和现实表明,组织结构是影响企业效能的重要因素。也是企业管理创新的主要内容。企业组织如何设置及其结构如何,归根到底取决于企业所处的社会经济环境及其经营目的。在传统工业经济时代的社会经济环境中,由于生产方式和消费需求变动相对缓慢,产品与市场的同质性相对较高,市场格局与竞争态势也相对稳定,企业往往以效率作为经营的核心。为此,企业组织设置主要考虑的是,要善于利用大机器生产和流水线的效用,充分取得其产生的规模经济效益,强调建立大型组织;在管理方式上,则强调按管理幅度划分管理层次,按管理职能设置管理部门;在管理内容上,注重对各部门人流和物流的严密控制,强调对各部门资本运作的预算管理。因此,随着企业的逐步扩张,形成的是一种自上而下、层级分明、金字塔型的管理组织结构。此种组织结构形式,决策高度统一,但却易产生官僚主义,脱离市场实际;分工细致明确,但部门各自为政,管理效率低下;任务简单规范,但使完整的业务流程支离破碎,整合功能薄弱;信息集中度高,但信息容量有限,传递速度慢而易被扭曲,是一种对外部环境变动反映迟钝、只能适应经营环境比较恒定状态的结构形式。在知识经济时代,企业面临的是经济和科技快速发展、市场需求复杂多变、竞争态势日趋激化、经营机遇转瞬即失的经营环境。这不仅要求企业组织的设置与管理,要善于利用知识创新和知识资本带来的优势,能够充分发挥企业的整体优势,而且要及时准确反映市场的变化,增强企业的应变能力和竞争实力。因此,要改变立足于传统分工理论基础上的组织结构,减少管理层次和管理职能部门,强化综合性管理部门的地位和作用,建立小型的局部组织,采用矩阵式的组织结构形式。这不仅将导致企业组织管理结构从层级的金字塔型向扁平的网络型转化,而且也正是知识经济时代企业组织结构发展和演变的必然趋势。

  企业竞争及其优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面临的产业态势和市场环境。在工业经济时代,由于经济与技术发展相对缓慢,产品和消费市场稳定性较高,企业竞争主要表现为产品市场的竞争,其竞争优势也主要体现在产品的生产过程、内在性能、外观设计、质量优劣、品牌形象及售后服务等方面。因此,企业往往以产品为中心,实施其相关经营战略,开展其经营活动。应该承认,产品作为生产与市场的结合部,既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物质载体,也是组织市场营销的主要依托。产品竞争是企业竞争的基本形式,产品优势是竞争优势的集中体现。尤其是在短期中,企业的竞争优势首先也直接来自于其产品市场的优势,甚至构成企业整体竞争优势的基础。然而,从长期看,由于经济和技术的迅速发展,行业态势波动剧烈,市场需求瞬息万变,产品和消费市场难以稳定,市场边界也日趋模糊,在此经营环境下,企业即使能够准确定位目标市场,也只能是暂时的;企业即便具备某种产品优势,也不可能长此风光依旧。此时,如果企业仍采取产品竞争方式,围绕产品优势开展其经营活动,那么,随着市场的变化所导致的产品优势的失落.今朝市场的宠儿将沦为明夕市场的弃儿。尤其是在知识经济时代,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产品生命周期日渐缩短,企业经营日趋国际化,使企业面临的经营环境更为复杂,竞争成功不再是转瞬既逝的产品开发和市场战略的结果,而是其是否具有能够持续开发独特产品、发展独特技术、发明独特营销手段这一企业核心能力的体现。因此,企业不仅要关注外部产品市场的变化,而且更要注重积累和整合其内在独特的资源,发展和造就其特有持久的、可以推而广之的整体能力。也就是说,如果在工业经济时代,企业的竞争优势主要体现为产品市场的竞争,那么在知识经济时代,则是企业核心能力的较量。企业核心能力既是企业保持长期竞争优势的源泉,也是其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综上所述,显而易见,知识经济的到来,不仅将引起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的重大变革,而且对传统企业经营管理的冲击同样是全面而深刻的。除上述主要方面的变化之外,其尚将要求落后的管理技术和手段向精益生产、敏捷制造及扁平管理等先进的管理技术和手段转化;尚会引发企业由低级的经营型组织向高级的学习型组织变革;尚会导致传统有形的企业形式向无形的虚拟企业形式发展;尚将促使竞争企业的单一对手关系向复合的联盟关系演变。因篇幅所限,在此不再赘述。

  但是,最后仍需强调指出的是,尽管就目前现实而言,我国工业经济尚未完全发育成熟,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也的确不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世界知识经济的前锋。然而,面对知识经济这一人类社会的必然发展趋势,必须从战略的高度审视其对现有企业经营管理带来的挑战和机遇,必须以超前的意识筹谋企业的发展,必须以革命的勇气实现管理的全面创新。惟此,才能无愧于改革,无愧于时代。



友情链接:
新华社,新华网,江西,赣,江西新闻,电视剧,电影,股票,房产,乡村振兴,旅游,度假,省内游,周边游,亲子游,全家游,农家乐,踏青,避堵,交通,红色旅游,庐山,井冈山,龙虎山,婺源,明月山,梅岭,瑞金,仙女湖,三爪仑,篁岭,高温,端午节,游泳,防溺水,人才,高考,中考,住房公积金,房价,长江经济带,冷空气,脐橙,蜜桔,双十一,双十二,网购,买买买,扫黑除恶,候鸟。立冬,冬至,绿博会,VR,AR,2018世界VR产业大会,火锅,淘宝,天猫,景德镇瓷博会